RSS

客家故事 墾拓痕跡

墾拓痕跡

漢人足跡初履花蓮,可以遠溯至明代未葉。
清康熙年代有誤,鄭克塽見清廷圖台日亟,隨時有戰爭的可能,於是加緊徵集軍需,派遣陳進輝至哆囉滿(今新城鄉)採金,這是漢人到花蓮最早的時期。
不久,鄭氏即投降清廷,他們幾乎未在花蓮落腳。
康熙年代有誤,陳文、林侃因為船破而漂流至崇爻(花蓮),因為通泰雅族語,所以就留下來,這應是漢人定居花蓮的開始。

圖片僅供觀賞

客家人到花蓮墾殖可溯及咸豐三年(一八五三年),廣東人沈私有、陳唐、羅江利等由中央山脈至璞石閣(玉里)
。明治三十六年(一九0三年),台灣西部平原大部分已被開墾,而東部的花東縱谷內荒野遼闊,日本政府為了安頓本國的移民,將東部劃為預約墾地,規劃日本農民移居到花蓮,一九一五年前,至少建立了吉野村子(吉安鄉)等三個日式移民村。惟吳全城附近、鯉魚尾、鳳林村等地,由賀田金三郎經營的賀田農場獲得成功。
日本人希望在東部建立典型的日式農村,由於農場面積廣闊,四百八十五位日本農人的人力足,而日本人認為客家人較勸勞,即自新竹、中壢客家庄招來漢人,給予五年免租金,五年後種甘蔗始收租金的獎勵措施。
故許多客家鄉親即到部發展,並在這兒落地生根。
先民開墾
花東地區本是原住民的居住地,清代漢人開始遷入;日據時期,配合日本移民村開墾,客家人大量自西部移入,不同族群間的包容與融合,塑造出迥異於西部的客家文化,惟注重教育,用心栽培後代子孫的想法則頗為一致,寧可犧牲自已,一定要成就下一代,甚至樂於照顧較後遷入或生活困難無著的鄉親。
東部客家人不畏難辛,開墾荒郊,將他鄉變故鄉的韌性精神,絲毫不輸其他地區的客家人,但他們的文化與特色,甚少受到應有的注意,既使學術研究,這些客家子民也常有被遺忘的感覺。
台灣北部客家人善於改良惡質的土地,入墾桃園、新竹、苗栗地區時,歷經無數次失敗後,獲得向環境學習的寶貴經驗;北部客家鄉親,大部分居住在丘陵地區,僅能種植果樹,要種稻子一需開闢田園,以利引水灌溉,才能種出豐碩的作物。
到花蓮的客家人,找不到肥沃的平野,更沒有日本人配給的田舍,面對的是「境沿山入海的溪河,夏秋雨多,水阻隔而不能通往來者,歲必有一、二月之久。
地勢如此,水勢如此,是以經營已二十多年而土不加辟、民不加多也」(胡傳《台灣日記與稟啟》)的環境,也只得重新學習先人,向河床爭地,一畝一畝的石頭田就這樣築起來,特別是新竹的客家人具備這方面能耐,不至於像其他地方的移民一樣,找不到賴以維生之處,移民的人數自然會比其他區的人多出許多倍

廣告
 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 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